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校园动态>校园新闻

校园新闻

足球俱乐部{}媒体:对于疫苗事件哪怕得罪人我们也仍然要说

文章来源:俱乐部{}作者:足球俱乐部{}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字体:

對於疫苗事件,哪怕得罪人這話[我們 的英 文:we]也仍然要說!

這兩天,山東“過期疫苗”事件持續發酵,甚至令賈乃亮[這樣 的英 文:then][娛樂 的英 文:entertainment][明星 的英 文:superstars],都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介入關注,呼籲政府認真對待關係到每個兒童的疫苗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

確實,山東“過期疫苗”問題暴露出一係列我們監管上的問題,特別是[兩名 的英 文:two]主犯,[不僅 的拚音:bù jǐn]是多次作案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[發生 的拚音:fasheng]在2015年的最新[一次 的英 文:Once],居然還是在兩人緩刑期間作的案...

[然而 的英 文:however],就當我們在反思監管上的相關政府部門責無旁貸的問題時,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媒體,不知什麽原因,不僅把此次發生的“過期疫苗”問題與“假疫苗”混為一談,製造[公眾 的拚音:gōng zhòng]的恐慌情緒,竟然還將一篇2013年時就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被醫學和[科學 的拚音:kē xué]界專業人士批的體無完膚的報道再次拿了出來,開始煽動公眾對整個疫苗接種的“抵觸情緒”...

耿直哥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,這就太過分了。原因?下麵會說。

這篇文章,就是今天刷爆了很多人朋友圈的《疫苗之殤》。在這篇2013年的報道中,某媒體的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通過羅列了從2003年到2014年間,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【數億】接種了疫苗中,不幸[出現 的英 文:There]【極嚴重不良反應】致殘的10幾個兒童(耿直哥注:這種幾率低於“百萬分之一”),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:正常疫苗的不良反應必須得到重視,請趕緊[告訴 的英 文:tell]你身邊有適齡接種兒童的[父母 的拚音:fù mǔ]——千萬千萬別疏忽大意,以免後悔終身。

於是,根據耿直哥了解,我們的很多同事的朋友圈,不僅被這篇文章刷屏,而且不論是在朋友圈,還是我們的記者或讀者在街頭,都看到和聽到有人在說,打疫苗這麽危險,幹脆以後別給孩子打疫苗了...

這也是為何,在那篇文章的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擴散開來之後,耿直哥朋友圈裏醫學界和科學界的人士全都憤怒了,各種各樣反駁《疫苗之殤》的稿子也很快出現。其中,耿直哥想重點給大家介紹的這篇文章,同樣是一篇舊文,寫於《疫苗之殤》這篇文章發布的2013年■足球俱乐部客服电话■。

這篇文章的名字叫:《“疫苗之殤”是胡說八道》,作者是知名專業科普作家方玄昌。以下是方玄昌文章的全文:

“曾經學習優秀的李致康現在終日呆坐或者躺著,大小便都在床上[解決 的英 文:settle]”“梁嘉怡已經12歲了,身體卻依然隻有五六歲孩子的大小,生活[完全 的英 文:completely]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自理”“年前高晨翔就是在這個炕上打了疫苗,這一針讓他的餘生都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在炕上[度 的拚音: dù]過”“拍完這張照片後不到一個月,龔子崇便[離開 的拚音:lí kāi]了人世”……

16幅照片,15個患者,其中兩位已經離開人世。《南方都市報》的這組圖片報道,將這一切歸因於疫苗,斷言他們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“疫苗受害者”。

與以往看到類似報道時一樣,筆者非常同情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患兒及其家屬;然而,對於記者如此草率地將病症與接種疫苗相關聯,筆者再次深深失望——兩年前,筆者曾以《再審“山西疫苗案”與“海城豆奶案”》為題,著文批評兩個案例的始作俑者、最初給出報道的媒體及記者:小小一包豆奶或一支疫苗,卻能引發數十種不同症狀,此非丁春秋駕臨而何?豈料兩年之後,丁春秋再次重出江湖〖足球俱乐部环保品牌〗。

重新探討這個話題,依然需要普及基本知識:不合格疫苗導致的最嚴重問題有兩種:其一是疫苗已經失效而未被察覺,讓接種者在無意識情況下暴露於相應[疾病 的拚音:jí bìng]之下,這對於狂犬、破傷風之類疫苗來說,將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產生嚴重後果;其二是疫苗滅活不徹底(或減毒不到位),這相當於給接種者注射了相應病原體。無論是兩年前的山西疫苗案還是本次南都的報道,均有一兩個相對靠譜的案例,患者疑似因疫苗滅活或減毒不徹底而致病。

兩種嚴重後果之外,無論疫苗合格與否,都還可能產生另[一種 的拚音:yī zhǒng]不那麽嚴重的問題,那就是引發人體過敏。

南都文章的另一個論斷讓我[感 的拚音:gǎn]到極為驚訝:“中國每年疫苗預防接種達10億劑次。這是個驚人的數字,即使按照中國疾控[中心 的拚音:zhōng xīn]主任王宇公布的疫苗不良反應概率是百萬分之一到二,那也意味著每年要有超過1000個孩子患上各種疫苗後遺症,留下終身殘疾。”這句話足以[證明 的拚音:zhèng míng]記者缺乏最基本的科學素養及媒體[職業 的英 文:working]素養:王宇所謂“概率百萬分之一到二”的疫苗不良反應,[包括 的拚音:bāo kuò]較為嚴重的過敏、因滅活不徹底而導致相應疾病等情況,難道這些“不良反應”均會導致“終身殘疾”?該文還說“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,[也許 的拚音:yě xǔ]這個數字微不足道”,這又是外行話,假如中國每年疫苗接種真的將導致上千個孩子留下終身殘疾,這個數字就很嚴重,遠非“微不足道”。

在如此錯誤[認識 的英 文:known]之下,南都記者給出“疫苗本身又是高風險的生物製品”這樣的荒唐言論也就不足為奇——筆者在此[強調 的拚音:qiáng diào]一個常識性結論:以成熟工藝正規生產的疫苗,沒有高風險,屬於極低風險的生物製品。

這篇文章還對中國疫苗製造與[管理 的英 文:managing]行業提出了強烈質疑,采訪的某“專家”說,中國的疫苗生產技術還停留在三十甚至五十年前的水平,說“我國[開發 的拚音:kāi fā]的品種大多為單價疫苗、減毒活疫苗等傳統疫苗品種,而國外[上市 的拚音:shàng shì]的疫苗多以聯苗、滅活等新型疫苗為主”。這又是純粹的瞎掰。減毒與滅活均屬於生產疫苗的傳統工藝,對於中國各大生物製品公司來說當然不在話下——中國甚至早已生產出更先進的基因工程疫苗(包括乙肝、甲肝及脊髓灰質炎疫苗)。

那麽,中國在疫苗生產行業是否真的存在問題?答案是肯定的,隻是問題並非如《中國[經濟 的拚音:jīng jì]時報》及《南方都市報》所報道的那樣。此前,大連金港安迪、江蘇延申、河北福爾均被報道過所生產疫苗存在效價不足的問題。所謂“效價不足”,簡單解釋就是因生產商偷工減料而導致疫苗中的[有效 的拚音:yǒu xiào]成分(抗原)不足,這將讓接種者不能產生足夠的免疫力(金港安迪違規添加“成分外核酸物質”,也是為了節省抗原,這同樣可能導致效價不足)。在我看來,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,國產疫苗“效價不足”依然是媒體及管理部門最值得保持警惕的問題。

最後還得說說政府時常提到的“偶合效應”。老百姓不那麽容易理解這個詞,我在此簡單解釋一下:某種疾病來臨之前,患者剛好經曆了與該種疾病原本毫無關聯的某種因素(本文探討的問題中,這一因素便是“疫苗接種”),是為“偶合”。不僅僅是病因的尋找存在偶合,疾病治療中也時常存在偶合——病人在痊愈之前碰巧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了某種原本不對症的治療。偶合現象成就了[許多 的拚音:xǔ duō]巫醫,他們會[因此 的拚音: yīn cǐ][幸運 的英 文:桃花運]地被[人們 的拚音:rén men]看成神醫。對於偶合,有一個[形象 的英 文:image]的比喻:偶合的兩者,屬於“雞叫”與“天亮”之間的關係。

那麽,為什麽有關疫苗的偶合格外多?這個問題很好解釋:因為小孩子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都要接種疫苗,中國人對於疫苗又有一定的心理障礙(容易將疾病與之關聯),同時媒體人也更願意去發現它。反過來思考,人總要生各種疾病,中國這麽多人接種疫苗,沒有那麽多偶合事件[反而 的英 文:but contrary]不可想象。如果大家一視同仁去尋找,那麽偶合現象發生在“吃飯”“喝水”之類因素的案例將更多,隻是人們一般視這些因素為“無風險”,不易將之與疾病相[聯係 的拚音:lián xì]而已。

在此還必須給出一個大家很不願意看到的、未來可能會出現的結果:[由於 的拚音:yóu yú]南都這類不[負責 的英 文:Responsible]任報道的流傳,將加深人們對於疫苗的誤解和恐懼,此類“偶合”事件因而將進一步增多,從而陷入一個惡性循環,影響中國兒童的疫苗接種率,讓他們更多暴露於實實在在的危險之下——那時將可能出現真正的“疫苗之殤”。

最後,耿直哥想說,除了方玄昌的這篇文章外,今天我還看到了很多拿出事實和科學依據,反駁《疫苗之殤》的優秀文章。 比如,一位醫生的自媒體公眾號drpei就在[昨天 的拚音:zuó tiān]和今天先後兩次發文,一方麵呼籲大家搞清楚這次出問題的疫苗,比如:

1、不是假疫苗,而是失效疫苗(也不排除部分沒失效),所以其後果是【打了沒效果】,但幾乎不會有毒副作用(耿直哥注:這點今天[世界 的拚音:shì jiè]衛生組織也專門發微博澄清了)。當然,打了沒效果也同樣有危險,因為這等於是將孩子暴露在了疾病麵前,缺少了疫苗能提供的免疫能力。

2、過期的這批是二類疫苗,所以你依然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放心地給孩子注射一類疫苗。至於二類疫苗,這次涉案的疫苗數量相對於全國來說也偏低。所以,還是要堅持給孩子打疫苗。因為打了就比不打[安全 的拚音:ān quán]

另一方麵,文章也在呼籲公眾[不要 的拚音:bù yào]被《疫苗之殤》中所煽動的非理性抵製疫苗的情緒所影響。文章也說,打疫苗確實存在極低的不良反應,但像《疫苗之殤》裏所故意羅列在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,製造恐慌情緒的那種特別嚴重的情況,真的隻是非常非常非常罕見的情況。所以,這位醫生表示,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仍然會堅持讓自己的孩子打疫苗。 而另外一篇媒體人“和菜頭”發表在公眾號“槽邊往事”裏的文章,除了也再次強調了前麵所說的山東案件的基本事實,讓大家學會一碼歸一碼的看[事情 的英 文:affair]外,更重點批評了當公眾對於山東案件的認識並不十分清楚的情況下,[某些 的英 文:Some]媒體再次扔出那篇《疫苗之殤》將會對公眾認識“疫苗”所產生的嚴重負麵影響。

然而,他卻因為這篇文章,遭到了某些媒體勢力圈子的圍剿。一篇微信文章就抨擊“和菜頭”是在“裝外賓”。那篇文章的邏輯是:[宣稱 的英 文:claimed]《疫苗之殤》“可能混淆概念,可能操縱輿論,但也比變質疫苗的毒害要低很多”。

這種[觀點 的拚音:guān diǎn],耿直哥覺得很可笑。山東疫苗事件的問題是失效,《疫苗之殤》中的案例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是疫苗極低概率出現的副作用。一個是因為打了無效疫苗,所以沒有疫苗[保護 的英 文:protects]的問題;另一個是打了合格疫苗,然後不幸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那不到百萬分之一的“不幸個案”。這兩個事情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。媒體人以後能不能搞清事實再出來反駁呢?

耿直哥還認為,此次山東暴露出的對過期疫苗的監管問題,相關部門必須負責,必須嚴查。

因為正如很多醫學界的朋友所說,山東這事確實令他們好不容易給公眾稍微講明白的疫苗問題,又出現了認識上的“恐慌性逆轉”,如果這樣的事情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決,漏洞不得到根本性的封堵,以後醫學界和科學界再怎麽理性地、科學地和公眾說疫苗的問題,恐怕恐慌的公眾也根本聽不進去了。

但事情必須得一碼歸一碼!用本來是說明B問題的《疫苗之殤》來渲染A事件的恐怖,在耿直哥看來就是純粹的惡毒與壞。如果真如這篇文章的發布者所願,中國花巨資建立起來的疫苗事業戛然而止,將來數以億計的孩子因為沒有疫苗的保護,造成可怕的後果,你們這些媒體負責麽?!

[日本 的拚音:rì běn]與中國到底誰在威脅誰?

就在日本國會開始審議外交和安全保障相關法案及[預算 的拚音:yù suàn]前夕,日本防衛省防衛研究所拋出以“擴大的人民解放軍的活動範圍與其戰略”為副標題的《中國安全戰略報告2016》,每一章題目都極具渲染效果。

從頭再來,新的牛市呼之欲出

[不久 的英 文:shortly]前公布的胡潤富豪榜顯示,北京已成為世界上億萬富豪最多的[城市 的英 文:cities],而分析中國億萬富翁去年人數激增的原因,據說就是股市造富[運動 的拚音:yùn dòng],盡管隨後中國股市崩盤,但中國的超級富豪們幾乎毫發無損,挺了過來。

中國的“鬼城”怎麽產生的?

空置率過高、荒無人煙、一到夜晚就漆黑一片、讓人不寒而栗……中國的“鬼城”,是快速城市化的產物,警示我們反思中國的財政體製、政績觀以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關係。

我們的欲望與能力能否平衡?

如果有了一個欲望,然後通過自己的能力或者外部提供的條件[滿足 的拚音:mǎn zú]這個欲望,你會有一種幸福感;當這個平衡被打破,你會[感覺 的拚音:gǎn jué]到痛苦。



ド.南京3岁男孩被雨水冲进河道不幸溺亡 ド.甘肃检方称记者张永生涉敲诈认罪悔罪 不予起诉 ド.“约谈十条”今日起正式实施 ド.桑兰被指就摔伤真相说谎 回应称不会再沉默 ド.全国12家银行已停贷二套房 房产中介迎关店潮 ド.让新闻更好看,央视新闻微博总用户超过1亿 ド.媒体:对于疫苗事件哪怕得罪人我们也仍然要说 ド.发改委向日本等8家外企开4亿反垄断罚单 ド.今年养老金亏空将超3千亿 国有资本将划转充实 ド.《南京大屠杀辞典》首发 辞典形式填补史学空白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!
sitemap.xml